当前位置: 产业频道 > 行业动态 > 国外动态 >

    一位父亲谈孤独症儿子玩《我的世界》

    • 2016-06-08 13:41
    • 来源:Theguardian
    • 作者:未知
    • 评论:

    有奖投稿

      我的儿子扎克七岁时被儿科医生诊断为有一定程度的孤独症。但实际上,我们几年前就知道了。他的词汇量非常小,三岁时只学会了四五个单词。他经常弄混字母,只能使用几个固定句子等等。在幼儿园里,扎克不容易和其它孩子相处。上学以后,在更大的校园环境里,扎克更是感到十分困扰,似乎到处充斥着吵闹和忙乱,对周围的一切他显得茫然不解。

      如果什么事物引起他的兴趣,那就是粉红猪和超人了,他总会极度沉迷于其中,彻底忽略其它的一切。我们知道这些现象都意味着什么。当孩子被诊断为孤独症,家长们往往会担心:他们的学业会怎么样?他们能不能交到朋友?他们长大以后能够独立吗?这些疑虑的深层核心是人类的一种基本需要:自我表达能力。扎克经常企图告诉我们他喜欢的东西,或他在学校做的有趣的事,但他的词汇根本不够用,于是他变的不耐烦起来。

      我们尝试着帮助他,猜测他想表达的是什么,可越这样,他越是生气。这令我们伤心极了。可是,在他三、四岁的时候,有一天,我玩游戏时装载了一个名叫《小小大星球》的游戏,这是一款平台跳跃动作游戏,类似《超级马里奥》。游戏的主人公是一个名叫“麻袋仔”的可爱小玩偶。PlayStation 3的控制器有动作感测功能,当你用手将它竖起来时,麻袋仔会立即点头。我让扎克玩了一下,他显得十分惊讶,兴奋不已。每当麻袋仔回应他的指令,他都会笑得满地打滚。扎克一瞬间就爱上了玩游戏。

      我们于是一起玩游戏,《小小大星球》有一个编辑器,允许玩家建立自己的关卡,扎克用这个功能取乐,经常随意选择一些物件,直接扔到屏幕上。他很快就学会了所有按钮的正确操作方式。对游戏的要求他似乎有一种直觉的理解力。后来,我们玩了很多游戏,特别是《乐高蝙蝠侠》和《乐高星球大战》之类的,我们玩协作模式,一起完成任务,一起探险。开始是我负责解谜题,他负责敲碎障碍物,慢慢地我们的角色互换了。这类游戏给我们创造了一个不太复杂的共享空间,我们可以一起开心游乐。当然,我们也一起做其它的事情,如阅读,去游乐场玩,但只有在游戏里,我们是真正进行着合作。扎克的孤独症并没有成为障碍。他好像获得了一种释放。

      两年后,热门建造游戏《我的世界》也发布了也发布了主机版本。在《我的世界》里,玩家可以随心所欲:那儿有广阔无垠的自然环境,你可以在里边建造房屋和城堡,种植,开矿,寻宝。对扎克来说,游戏好比是巨大的游乐场,里面充满了新奇的体验和刺激的探索,同时,在这里还是安全、明朗的环境。扎克很快就理解了游戏规则,经常和弟弟阿尔比与我一起玩,虽然他从未耐心完成什么结构复杂的建筑,但他明白游戏里白天和晚上分别会出现哪些挑战,将不同材料放在一起还可以制造有用的新工具和物件。

      虽然他无法坐下耐心地用笔在纸上写画,但他可以连续几个小时在《我的世界》里建造一些形状奇特的小屋或扭曲的城堡。我们有时一起建设某个项目,分工平等地建造农场或探索地穴。在玩游戏中,他学会了所有的可以建造或采掘的物件的名称,他总是不停地说啊说啊的。他在真实的世界里有表达困难,但是在《我的世界》里,所有的工具和系统他都能理解。看到这一切我们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。

      这也是我写作小说《积木男孩》的动机。小说中描述了一个父亲和他的孤独症儿子通过玩《我的世界》建立起感情。我希望写出电子游戏在现代家庭中起到的积极正面的作用,以及游戏如何能提供一个宽容的空间,让人们交谈、玩乐和发展创造力。

      扎克不是一个特别的案例,许多孤独症儿童都喜欢电子游戏。这不难理解。游戏里有丰富多彩的音像体验,必须投入全部注意力才能获得奖赏。每一款游戏都构造了一个严谨的世界,里面规则分明、界限清晰,每件事物的逻辑不随意变动,这些特点正是患有孤独症的儿童所渴望和乐于接受的。另一方面,在这些逻辑清楚易于理解的环境中,玩家又可以自由探索,或者随意胡闹一下,你会感到大权在握,力量强大。这些东西正是孩子们多多少少都感到缺乏的,但有孤独症的孩子们在真实环境中会特别无助。

      现在,已经有大约几十个面向孤独症玩家的《我的世界》服务器,比如AutCraft, SafeCraft,他们可以一起玩在线游戏,又不会受到欺凌或嘲讽。此外,提供创造环境的游戏更多了许多,如大型的Roblox社区,人们可以创造简单的游戏并相互分享,还有任天堂的《超级马里奥制造》,让玩家们自己创造游戏关卡。

      模拟类游戏如《坎巴拉太空计划》(Kerbal Space Program, 可以构建自己的火箭发射计划)和《模拟城市》(可以打造自己的城市),也提供深度的非常完善的工具,让孩子们学习科学、建筑等各种知识。特别是家长也可以一起学习,跟孩子坐下来一起建造火箭或工业园区。这是一种特殊的体验,因为通常是由孩子总体负责担任领导的角色。

      当然,关于电子游戏和孤独症还有许多要讨论的。研究表明,孤独症儿童更容易沉溺于视频类媒体,尤其是电子游戏。过度的玩游戏也会导致对抗性不良行为。在培养孩子成长过程中,许多情况都要涉及如何设定界限并适当管理,都要求父母投入到孩子的活动中。

      在我给《卫报》撰写的关于《我的世界》和孤独症文章登载后,收到了许多孤独症患儿家长的评论和邮件,与我分享了的个人经验——比如,他们如何惊喜地观察到孩子建造出精美的大厦、过山车和军事要塞。我认为,游戏带给这些孩子们一种互动和创造性探险的机会,也恰好准确地反映出这一类孩子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。通过陪儿子玩《我的世界》,看着他与弟弟一起玩游戏,听着他们的策划和交谈,我对自己的儿子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      下一步,我打算帮助他学习写代码,也许用简易编程语言Scratch。玩游戏和制作游戏之间的界线正变得日益模糊。虽然玩耍本质上都是某种创造活动,但我觉得,扎克在第一次玩《小小大星球》时就发现电子游戏是他的必然选择。

      我想,我的小说的中心思想是这样的:作为父母,我们应该在孩子感到舒服的环境里与他们相会,那样才更有助于彼此了解。这个环境有时候存在于显示屏幕上,我们需要让自己放松一点去发现这些地方。

      《我的世界》创始人因太有钱孤独惆怅

    责任编辑:黑色幽默

    标签:

    玩家

    我的世界

    事件

    相关阅读

    评论

    热点阅读

    谢凌超

     4399 主美

    《泡泡炫斗》是一款休闲竞技游戏,.本游戏除…

    白元培

     追趣游戏 COO

    神魔一念,逍遥天地!2.5D魔幻变身页游《神魔…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7 07073游戏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意见反馈 | 厂商自助后台 商务电话:0553-8827699